大学士

这么静坐着也不是办法,既来之,则安之,身为一个现代人,又是穷人家出身,不可能就这么颓废下去,总得要做些什么才好。

现代的生活对自己来说已经成为过去,如果另外一个世界的父母知道我如此颓废,心中一定会难过的。拿老爹的话来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只要咬牙坚持,就能挨过一个个困难。

现代的一切就让他过去,以后就在明朝好好生活下去吧。总不可能像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一遇到困难就一头撞死,这可不是我的人生信条。

想通此节,孙淡振作起来,他推开盖在身上的破棉被穿好衣服站了起来。

大概是得了脑震荡,头晕得厉害,孙淡一落地,只觉得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在地。他忙伸手在床沿扶了一把,大力地喘了几声,这才稳住身形。

听到孙淡的喘息声,纺车停了下来,枝娘关切地看了孙淡一眼:“不睡了?”

孙淡勉收拾好心情,胸臆为之一畅,不禁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未婚妻开起了玩笑:“天已经亮开,再说,你的纺车响了一夜,我也没办法睡。”在他看来,枝娘也不过是自己的小妹子,虽然他今年也不过十六岁,但身体中却有着一个二十七岁的机关老油子的灵魂。

枝娘不好意思地一笑,柔柔地说:“对不起,吵着你了,早知道我就在屋外去织布了。”

孙淡吃惊地看着他:“屋外?外面冷成那样,你在门外纺一整夜布,还不冻死?真把你给冻着了,我可没钱收殓你,难不成还把这间破木屋当劈柴给卖了?”

枝娘没听出孙淡是在对自己开玩笑,她低头恩了一声:“那我以后手脚轻一些。对了,我昨晚说过要去娘家借钱的,现在天已大亮,父亲的铺子也该开了,要不,我们一同去吧。”

“别急,我们还没吃早饭呢,要不,先弄点东西吃?”同这个小姑娘开了几句玩笑,孙淡心情大好,肚子也觉得有些饿了。一回想起后世的油条包子豆汁饺子,口中便分泌出大量唾沫。

“好……我这就弄……”枝娘一呆,搓了搓手迟疑着站起来,却半天没有动静。她的眼睛因为熬夜有些发红,表情有些哀伤。

孙淡这才想起,家中已经没有余粮,前几日就开始举家吃粥。到现在,米缸已经见底,若不是枝娘新织了一匹棉布,今天就要挨饿。在往常,枝娘和自己每日都只吃两餐,其中还和着大量的野菜和糠皮。

一想到这里,刚才才提起的好清新顷刻之间消失无踪,孙淡勉强一笑:“枝……娘,我头晕得很,突然不想吃东西了。还是你说得对,我们还是赶紧出门吧。”吃饭事小,若真被征集去做了远粮的民夫,那才是一场大悲剧。作为一个现代人,他也不觉得在遇到困难时向人借钱有什么不对。在现代,他信用卡上还有两千多块透支没有补上呢,希望不要给父母留下什么后患。

枝娘点了点头,忙带着孙淡走出门去。

明朝的邹平不大,也就三五条街的模样,说话工夫就赶到万屠夫的铺子里。

万屠夫虽然得了孙淡家的铺子,可他也只有杀猪卖肉一项手艺。因此,在将店铺租给一家米行之后,他又回到了水西门肉摊上重操就业。

万屠夫今天起了个大早,街上还没几个行人的时候就带着两个徒弟杀了一口肥猪,起了边口,招摇地挂在案头。

孙淡虽然鼓起了生活的勇气,但心情还是有些不太美丽,自己新身份面临着一个极大危机不说,家里也穷成这个模样。连顿饱饭都吃不上,这样的新生活自然也没有任何快乐可言,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摆脱贫困。

要想富,得经商。可是,自己前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从大学毕业后就考进了机关,根本没有任何从商经历。让自己写几篇机关公文,应酬几个客人,或许游刃有余,真叫自己摆摊设点,上街吆喝叫卖,陪本不要太快。

再说,经商也得有本钱,家里连吃饭都成问题,拿得出一文钱的本钱吗?

自己脑袋里倒是装了不少书,可书中却没有黄金屋,变不出黄澄澄的铜钱来。

想得头疼,孙淡也自然而然地把万屠夫给忽略了。

等到眼前这个庞大粗鲁的屠夫一声吆喝,他才从迷糊中醒过来。

“枝枝,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早?咦,孙家小子怎么也跟过来了。”

一个炸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孙淡忙抬头看过去,却见一个手提剔骨刀的黑壮中年人正油腻腻地站在案桌后面,倒把他吓了一跳。黑壮中年人身边,是两个正在忙碌的伙计。

孙淡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未来的老丈人:“见过老泰山。”

万屠夫斜着一双眼睛盯了孙淡一眼:“谁是你老泰山?往日间,你这小子见了我都一副死人脸,哼都不带哼一声,今日怎么转性子了。啊哈,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一大早就看到你这个讨帐精,算是我的晦气,走走走,别霉了我的生意。”

孙淡本是一个好脾气之人,刚穿越到明朝脑子也有些迷糊,可万屠夫口气中的不善还是让他大为恼火,面色一沉正要说话。

一旁的枝娘见势不妙,悄悄地拖了一把孙淡的衣角,道:“见过爹爹,女儿这次来见爹爹是有一要紧事想请娘家帮忙。”

“可是为这孙家小子的事情来的?”万屠夫面色一沉,他挥了挥手中的刀子:“你也别问我是如何知道的,你一年中也回不了一次娘家,这次居然找到我肉铺来,是不是想从我手中借些银子替这小子抵差?”

“正是,还请爹爹暂借二两银子。”枝娘低着头,小声地说。

“混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出息了,打主意打到娘家人头上来了。”万屠夫重重地将刀子劈在案桌上,大声喝骂起来:“我也是背了运,听了媒人的话,将你嫁给孙家。却不想还没过门,孙家痨病鬼就见了阎王,孙家小子又是个没用的废物。不但如此,你家还穷得丁当响。你说说,这三年从我手中帮补过去多少。养你这么个女儿,真是我前生修来福分啊,倒惹得街坊邻里看笑话,快走快走,多看你们一眼都脏了我的眼睛。”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