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士

一念悲处,不可断绝。

眼泪更是不断涌出,若不是屋中有人,孙淡只怕会放声大哭起来。

眼前灯光突然一亮,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传来,有一张粗砺的麻布伸过来,在他的眼角擦了擦。

然后是幽幽地一声叹息:“孙郎,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还是吃一点吧……身体要紧……”是一个少女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但却带着难言的悲戚。

一把木勺伸进孙淡的嘴中,有一股热热的微咸的液体灌进来。

肚子里饿得厉害,可孙淡一点食欲也没有,他只是机械地吞咽着,感觉到一股野菜粥特有的香味。

“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人死如灯灭.自从到了你们孙家,我就把你当成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答应我,千万不要再寻短见了。”女子说话的声音很小,却充满了关切。话刚说完,女孩子眼睛里也有泪光闪动。

因为眼泪被她用麻布擦干,眼前明亮起来。借着少女手上举着的那盏油灯,在明灭不定的光线中,孙淡定睛看过去。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长相虽然不甚出色,却显得异常清秀。白皙的皮肤,黑白分明的眸子,略显清瘦的瓜子脸,看起来就像是前世中学里的小女生。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去在她脑袋上拍一拍。

不过,孙淡现在可没心思去逗这个小女孩,这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他喜欢的是那种个子高高的长腿阳光型美女。如今孙淡所附身的这具身体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年轻人,古代女人普遍早熟。也许,在她的眼中,自己也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吧。

虽然不心丧若死,可被人如此关心,孙淡心中还是一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勉强一笑,“枝……娘……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去寻死的……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孙郎……枝娘”,这个称呼叫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啊!

孙淡心中一阵郁闷。

一天前,他刚穿越到这里时,就看到了这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子和自己独处一室。由脑中原主人残存的记忆得知,此女是自己尚未拜堂的未婚妻,姓万名枝娘,比自己大一岁。

在现代,孙淡是农家子弟出身,因为家境贫穷。读书时,在同学们多忙着谈恋爱泡女生的时候,他总把自己关在寝室里刻苦读书,以获得学校的奖学金为父母减轻负担。再说了,学校的那些漂亮时尚的女生们也瞧不起自己这个土头土脑的乡下人。等到参加工作了,父母也老了,没办法在下地干活。他每个月的工资有一大半补贴了家用,自然也没闲钱去搞对象。一来二去,个人问题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如今穿越到明朝,能够不费力就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也算是上天可怜。

不过,作为一个现代青年,他对这种没有爱情的包办婚姻先天上就有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两个素不相识人的人住在一起,就要永远地生活在一起,未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固然对这个枝娘毫无感觉,而脑中的记忆好象对这个女子也有着一种强烈的抵触情绪。这让孙淡很不理解,自己是一个现代人,对这种封建婚姻有看法并不奇怪,奇怪的人,原来主人居然也对这个女人很不以为然。

这事情说起来也很简单,孙淡在这个世界上的母亲死得早。母亲死后,父亲一直没有再娶,家里本有一间不大的店铺。靠着这间店铺的租金,父子两倒也能勉强过活。

可就在三年前,孙淡父亲却突然患了绞肠痧。所谓绞肠痧,就是后世所说的阑尾炎。这病若是在现代,只需做个小手术,割掉发炎的阑尾,半个月就能痊愈。可在科技并不发达的明朝,一但得了这种病,就是死路一条。

孙淡父亲在床上挣扎了三天三夜之后,终于一蹬腿,留下孙淡这个十三岁的孩子去了。

十三岁,在明朝也算是成年人了,自然要承担起家庭的义务。只要他不懒,在外面找个事做,再靠着店铺里的租金,要想活下去,也没任何问题。再过上几年,娶个老婆,生一堆孩子,也算是一个圆满的人生。

可是,事情在父亲出殡这天急转直下。

就在孙淡一身孝服地跪在灵堂答谢前来吊唁的亲友时,屋外却传来吹吹打打的音乐声,一大群人抬着花轿冲了进来。

来的人正是枝娘的父亲和大哥,同行的还是媒婆和地保。枝娘的父亲手中挥舞这一张婚书,说在一天前,孙淡的父亲就托人到枝娘家为孙淡求亲,要娶枝娘为妻冲喜,并以孙家的那间店铺做彩礼,双方还写下了契约。

所谓冲喜,其实是这里的一个古老风俗,就是女方未婚夫父母患疾,未婚妻暂时归夫家,或者与夫成亲,因夫病,象征性地举行婚礼,用办喜事的形式来破除不祥。

如今,孙淡父亲虽然死了,但这个婚却必须结,店铺也必须交出来。

就这样,就在孙淡父亲去世这天,一身素服的枝娘被父亲和大哥强行送到孙家。

如今,孙淡父亲突然去世,婚是结不成了。但作为未过门的儿媳妇,枝娘却被留下来服丧,只等三年期满,再补办婚礼。

这一点,符合古制,也符合封建礼法。

于是,在孙淡这个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枝娘便正式做了孙家的女主人。只等丧期一过,就正式拜堂成亲。

可是,这事从头到尾都显得有些蹊跷。孙淡的父亲本就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那份婚书上也没有他的签字,只一个花押,鬼才知道是谁弄上去的。

可是,既然媒人和地保都异口同声地证明此事属实,而当时的孙淡又是个老实孩子,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也只能想牵线木偶一样任由枝娘的父亲和大哥把店铺夺去了。

这事情,若换成已经被附身的孙淡,只怕当面就会揭穿这个阴谋。

这三年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在附身在这具体身体之后,孙淡也全盘继承了原主人的记忆。

根本大明法律,普通百姓家中父母去世之后,需要守孝三年。在这三年之后,不能参加科举,不能做官,不能从事生产。

本来,孙淡还可以依靠家中店铺的租金混一口饭吃。可店铺被枝娘父亲谋夺之后,他就断了生活来源,只能靠父亲的存款和变卖家中的财物过日子。三年中,家中什物被他变卖一空,到如今,只剩下一张破旧的木板床。而父亲留下的一进老宅也在变卖后变成一间摇摇欲坠四面透风的破木屋。

按理说,受这么大的欺凌,以前的孙淡也非常痛恨枝娘这个莫名其妙钻出来的未婚妻,平时也不怎么搭理。

说起来,枝娘的出身也不是很好。她父亲姓万,本是城东的一个屠夫。枝娘的母亲逃难到这里时,嫁给万屠夫做了小妾,在生下枝娘之后就去世了。

妾生子本就没有什么地位,加上万屠夫的妻子是个有名的河东狮,更是拿枝娘当粗使丫头使唤。

在将枝娘送到孙家之后,万屠夫迫于老婆的压力,即便孙淡家在穷,自己女儿日子过得再苦,也不敢过来看上一眼。

这三年中,枝娘靠着针线女红,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庭,用一双手养活了孙淡这个比她还小一岁的未婚夫。

按说,有这么一个女人做自己的妻子,也算不错。可是,这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种浓重的阴谋味道,难怪以前那个孙淡不拿正眼看枝娘子一眼。

可这事说起来,枝娘不过是他父亲手中的一个牵线木偶,这三年来又在孙家吃了不少苦。可说,对以前那个孙淡情深义重。可为什么就得到到未婚夫的谅解呢!

“穿越已经够让人精神崩溃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比自己还大一岁的未婚妻,我的老天爷啊,这事真不知道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啊!”孙淡一声苦笑。

不过,无论如何,他是不肯承认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的,虽然三年服丧期已满。况且,自己刚穿越到这里,生存都是个问题,也没心思去想这些问题。

鬼才知道那份婚书是真是假,今后得想个办法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店铺能不能要回来且不说,总不能就这么平白欺凌。

看到枝娘眼中的关切,孙淡突然不忍心。如果没猜错,这女人不过是他父亲手头的一个牺牲品,估计以前那个孙淡也知道自己中了人家的圈套。枝娘这辈子也得不到未婚夫的原谅,幸福更是无从谈起。

孙淡叹息一声,只的安慰她说自己不会再自杀了。

见孙淡答应好好活着,枝娘眼中有喜悦的泪光闪烁:“世界上哪里有过不去的关口,咬一咬牙就挺过去了。实在不行……我明日一早硬着头皮去求求……求求我父亲。望他看在两家都是亲戚的份上,借支二两银子把这一道坎先迈过去……”

“随便你。”孙淡勉强笑了笑,他心情正自灰暗,没心思再说话,吃了点流食,眼睛一闭,就睡死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