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典之双华

帘钩量的提议切合实际,月华蕾与飞絮轻也没有异议。自我固好,亦要虑及他人,穆壳中的日常生活虽不算忙碌,尚不轻松。

雄浑的奏乐依旧,帘钩量转身行于二人之前走向主席台。

古朴长廊至此为止,红毯延台阶铺下,两侧的兵士肃穆屹立。在所有队伍中,只有直属战斗员才可称为队员,其余一概称兵士,此时立于两侧的是礼仪兵士,战斗力不足,但礼仪足矣。

自踏上台阶,三人便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可以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各异,显然,她们并非无所事事。

少许,三人便已来到高台之上。三个话筒早已静立在那里,等待她们到来。帘钩量居中,月华蕾及飞絮轻分立两侧,明显,帘钩量主持。她上前一步,来到话筒之前,致开场白:

“穆壳,由来已久,是历史最为悠久的队伍之一。每年,都会有卓越的实习成员留队,为穆壳注入新鲜血液,延长队伍的辉煌。今日,我们又迎来了新的成员,成为我们的战友。无疑,今年的留队成员天赋异禀,我今日便亲自为其主持仪式。月华蕾,飞絮轻,上前一步,向队员们宣誓。”

穆壳之风便是如此。开场白言简意赅,不多修饰。而向队员宣誓,代表着队长所定“队友高于信仰”的指令,是为情而生。穆壳之魂,队友高于天。

誓言先前就已下发让二人记忆,重要时刻自是不能掉链子。二人共同举起右拳,共言誓词:“穆壳光辉,再继永昌;穆壳之友,生死不弃。经纬化一,手足同心;情比金坚,无所不敌。长风犹在,天岁无期;至于上古,穆壳神机。扶摇三杰,三人为戟;征战八方,何为战理?常思过改,友胜仇心;无求万代,千载共情。今日之誓,诸君共证;若有违者,穆壳不容。”誓词易懂,而情深义重。早先的誓词并非如此,只是这一代队长改成了这样。

“你们要牢记誓言,不做伤害队友的事。”队长十分看中情谊,他规尚可变通,仅此一条不可。帘钩量千万叮嘱,若是应此而去,得不偿失。“即已宣誓,已算半入穆壳,而真正成为队员,还需要老队员的认可。飞絮,你选择一位前辈进行单挑。”

流程一如以往,但二人皆面露惊异。原因很简单,没有让月华蕾选择。

按照常理而言,更为优秀的月华蕾理因拥有优先选择权。但,不知为何,竟然未让她选,反倒让飞絮轻先选了。这一点,飞絮轻也是摸不着头脑,月华蕾更强这是事实。

月华蕾显得有些急切,她不想被这样特殊对待,这样她就没有选择职位的机会了。

穆壳以实技分职位,好的职位需自己争取,入队时的对战就很重要了,事关印象。

“至于月华蕾,我亲自上阵。”回眸一笑,帘钩量打趣的看着月华蕾。这是她今日前来的真正目的,亦是自己为她选择的路。月华蕾的能力超凡,理因得到重用。

挑战副队?月华蕾从未想过,以穆壳的制度,副队应该是不可被挑战的才对。

月华蕾错愕之时,另一边的飞絮轻也未曾料到事态会如此发展,不过很明显,她采取了一种看戏的态度。副队很强,众所周知,但,月姐也不是善类啊。心跳也加快了几分,如此一场龙争虎斗,可是值得期待的。

尊重,便要全力以赴。月华蕾知道,副队不是开玩笑,更不是来看她表面功夫的。立正转身,整整头顶的士官帽,向着帘钩量敬礼致意,月华蕾答到:“是,副队。请您赐教。”越是强大的对手,月华蕾越会沉稳,进而迎难而上。

凤目微转,算是答应了月华蕾。对着下方面面相觑的队员们,帘钩量说出动员:“你们没有听错,我会亲自与她对战!这里不适合交战,我们先去乌龙首了。稍后待飞絮轻选择完毕,你们也可前来。”目中黑光流转,表露出不容置疑的强势。气息散发覆盖全场,威压之盛,无人反驳。

台下许多队员都眉头拧起。乌龙首,功用不必多说副队没有开玩笑。

大袖一挥,帘钩量领着月华蕾先行离去。雾似大梦初晓,清晰几分,但于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团更为浓重的大雾兴起,今日,怕是不简单。

水汽随洋流兴衰,风遂气旋而上,转换沟通不息。云流星河,共戴蓝天。排队许久,终于要轮到星繁蕊了。

简谱的木门已近在眼前,她仿佛可以听到房门内说话声了。想想这长时间的等待,苦闷虽有,却也值当,这都是为了入学星辰。

轻启木门,原本在她之前的学员欢快的走了出来,显然,她被自己喜欢的系录取了。不知为何,他人的欢快却使她感到紧张。

“下一位。”立于门旁的工作人员通报道。这里毕竟算是军营,秩序不可乱。

闭合双眼,深吸一口气,平复击鼓般跳动的心。这是一种自我选择,无论如何,不可以自己认输。

转动把手,推门而入。外界的光彩与内部的明亮不甚大差。房间的另一端有一道玻璃长廊,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无尽的蔚蓝,不时有鸥鸟飞过,穿梭于银涛之中。漫步其中,心沉似海,宁静平和。

长廊彼端是立于海上的台榭,斗拱精美,漆成墨红色,庄严亦独树一帜。不多时,心存好奇的星繁蕊便来到了这里。

沧浪之水清,波光粼粼,此有一扁,沧浪阁。阁门已开,两名侍卫毅如门神。内部的高新,不似外界之古朴,立于门口,只能看到碧蓝光幕,及一方靠椅。

“嗨,又见面了。”轻轻落坐的星繁蕊听到一声柔和的呼唤。若说这声音熟悉,此声刚刚还有听到;若说不熟悉,至今也只有一次交集。匆匆转头,便穿过蓝色光幕,见到了发出声音之人。

巧笑倩兮,折扇轻掩朱唇。红绡数的双眼眯起,很开心的模样。而她身侧,是单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泉芳涌。她们都坐在一个此时面露异色的工作人员之后。

“副队,泉姐,你们都认识她?”工作人员有些诧异。红绡数的招呼声及泉芳涌的视线都指向了前面这个未曾出现过的年轻女子。以她们两个在队中的地位,很少会对外人这般亲切。

泉芳涌收回思路,淡淡的回答了那工作人员:“噢,没事,确实认识。你也不用太在意,正常进行就可以。”说完,她又开始沉思。这,缘分真让人哭笑不得。

看到这两位长官在这里,星繁蕊没由来的感到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游荡。

“咳,那就开始吧?”工作人员在键盘上轻按几下,立时,淡蓝色的光幕闪现至星繁蕊的面前。虽说两位长官没什么表示,但工作人员仍下意识的让语气更为亲和。

正襟危坐的星繁蕊本是闭着双眼,她有些不敢同泉芳涌对视。此时闻言睁眼,自是被突显眼前的蓝色光幕吓了一跳。心跳加速,为完成选系,她也只能凝神去看那蓝幕。

密密麻麻的小字只是大致看一眼就让人头大。奈何,速度你无法选择,无论你看懂没看懂字幕滚动依旧。幸好星繁蕊比较擅长快速阅读,倒也跟得上。

如此大约三分钟后,她才得以爬出茫茫字海。在协议之下,按下同意选项。

百川归海,万剑归宗,字幕汇向蓝幕中心点,似一黑洞落于中心,消失飞快。忽如反以回应,两个巨大的圆圈出现,圈中都写有小字。

“比较抱歉,由于你来晚了,其他的系都已报满了,只剩这两个系了。选一个吧,这两个系也是很不错的。”工作人员也是颇为无奈。星繁蕊来得太晚了,在她之后也只有三四个人而已。

星辰海事学院的招生计划中有一个明确的指示,不大意,不粗心。来得早就有更多选择便是这个道理。

星繁蕊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怎么可以这样!哪有这样选系的?而在她看过两个系的名称之后,她真想哭出来。

左手边的橙金色圆框中写的是“海昌星河系”。海昌?那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大陆的名字?她完全搞不懂。而右手边的海蓝色框中写的是“海战助理系”。海战……就算是助理那也是海军啊!

海浪声在耳边回响。但星繁蕊头一次感觉到,原来海浪声也可以这般凄凉。

“我就说我们有缘分吧!”红绡数白静的脸上笑容依旧,可看在星繁蕊的眼中,这笑容不再温柔,反而充斥着恐怖。就像引诱船夫去上当的海妖,笑里藏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