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典之双华

拨云见日般,穿过绿道,神异之景映入眼帘。幻彩盈波,光怪陆离,湖蕴万色,无风自有波,漾漾远视,直至重峰太阿。芳草鲜美,万紫千红,虽有落英却花常怒放。元素于此汇聚,各系仙草昌茂隆荣。以精神观之,湖含元素万道,自尽神奇。中有一岛,巧夺天工之亭立于岛上。远远可见亭上题联“中极物新,初兴自生通真素;无有理至,终步己度道虚行”。亭名:曾逝。

来到百癸湖畔,似是百癸湖对他们有所感应,他们身上隐隐发散出不同的光泽。红发女子身上的光泽程亮红色,温暖而明艳,似阳光般热烈;白衣女子则发散着拒人于千里之外,寒冷,纯洁的冰蓝色光泽;男子身上的光泽却甚是奇特,若有似无,时而明艳时而暗淡,时而晦涩时而简畅,时而单调专一时而五光十色。

“嗯~,百癸湖的层次似乎又有所提高了,上一次来这里时,变化可没有这般明显。”受到那光泽的影响,似乎他们体内的元素提升速度都有所加快。红发女子的感受最是明显,神王域辽阔,她平时也不会来这里,对比出的变化亦是更强。

脚步不会应此而停止。走到湖边,原本不时涌到脚边的湖水平静下来,如镜面般光洁无波。男子上前一步,率先踏上湖面,是的,是踏上,仅是在落脚处荡出几圈波纹而并未凹陷。紧随着他,两名女子亦是步行湖上,移向曾逝亭。

行走在这亮丽之地,男子的心却无甚波动,这里的景色,也算是司空见惯了。他抬手与肩平,湖水顺着长衣盘旋而上,在其手前凝成一颗梦幻般的晶莹水珠。翻过手掌,水珠清晰了几分,光影变换,呈现出一个世界的轮廓,缓缓漂浮在他的手上。

一边走上曾逝亭,一边改变着这水珠内部的世界,男子轻道:“几乎所有的神都知道,百癸湖可以促进修炼以及明悟。但,称之百癸,其功用自不只于此。凡元素之变化,百癸尽有体现。而辅道一事更需善感,独出于元素。因之,辅道因动百癸之变。我在无意间发现,有两个千境万界人使得百癸湖的波荡剧烈了几分。而这两人,当时才刚刚出生。”说着,他们已步入曾逝亭,坐于亭中三个蒲团之上。曾逝亭虽并非恢弘殿宇,到也确是不小。入座的三个蒲团位于亭边,因他们发散的光芒,同样显出不同的色泽。

此话一出,二女的神色皆是凝重了几分。元神伴始元,元神界的层次如同始元典一般,况是这神王域百癸湖。刚刚出世的千境万界人引动百癸湖的变化,这在之前从未发生过,而这也说明,那二人的天赋之高。

“你们也来看看吧。发现她们之后我将时间倍率降低了不少,现如今,我要将时间持平了。”物随心动,水珠放大了些许,浮于三位中央。珠中光影变换,交织显映着不同的景象。

如同神界般,这世界也在逐渐扩张。边界处暖云层积,瀚海于此一泄而下,垂帘飞瀑。放眼看去尽是碧蓝,陆地不成正比的少,此界,汪洋一片。

“瀚洋界?爸爸,这是瀚洋界吧。”眼前的景象使红发女子感到惊奇。瀚洋界她当然知道,千境万界中拥有最广阔海域的一界,美丽却复杂。不过,瀚洋界应为一次重大变故,战争不断,烽火连天。珠中的碧蓝大姆上都可以看到爆炸的火光。这样的世界,可以诞出令百癸生变的人吗?

女儿的问题,他这个做父亲的早已想到。回头看到另一侧的妻子也是面露担忧之色。他却笑了,道:“你们也都知道,我给每一个世界都分有机缘,只是未料到瀚洋界会以这种方式在这个时期回应我的期待。没事的,那里的情况也还算稳定,动荡程度带来的不确定实则也是命中注定。呵,造化弄人吧,你们看到这两人的情况肯定会哭笑不得。”

水珠光芒再变,景象来到了其中一片大陆。视角扩大,直到定格在一位少女的身上。依相貌观,少女应是十五,六岁的模样,青涩却活跃。乌金色的长发梳成马尾状,更显青春活力。此刻,她正拿着录取通知书欢呼雀跃。于此,画面转向另一片大陆,依旧是一位少女。不过,她的样貌较之前那位年长一些,约合十八,九岁的模样,冷傲,不近人情。银白色长发随风飘于脑后,衣着黑白制服,多出几分英气。她也拿着一张纸,不过,那已是毕业文件。

“她们是敌人?”白衣女子有些不敢相信。同样是瀚洋界的希望却分属不同阵营,命运着实是在与她们开玩笑。在瀚洋界的战事中,她们必然会相见,而身份却是敌人。确实,哭笑不得。

“毕竟这不是魔界,相信双方的战事也不会长久下去。更何况,她们的敌对,本就是一场误会。”千境万界中,善恶相对平衡,而善的一方较多。神王并不希望时有恶事,使得原平就略少的恶中,大多数尚是相对的恶。瀚洋界亦是如此。

白衣女子点点头。各个世界的希望一向都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因而被称为位面之子,相信她们也可以做到。忽的,她似是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素手轻拍男子坚实的臂膀,语气中有些担忧:“修罗哥哥,那,这次让谁去接引呢?如果要暂时保密的话,这个人选就很难决定了。”众神事务繁忙,且交流频繁,要找出这样一个人,真的不容易。

感受到肩部从那纤纤玉手传来的微凉,男子心中安宁平和。她心思缜密,总可以想到他所想的事,有时虽有任性,小脾气,但这便是她,自己的冰儿,自己的妻子。

将她的素手握在手中,男子转身面向白衣女子,解答了她的疑问:“没事的冰儿,人选我已经选好了,你看。”他抬起另一只手,在空中画出了两个颜色不同的晦涩符文,显然,这是两位神的代表印信。其中一个花纹较为分散,呈现深蓝色,让人心中不免生悲;另一个则程向中汇聚壮,表现出浅红棕色,伴随着爆裂,压抑。

一旁默默看着他们秀恩爱的红发女子不知道该说什么。父母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秀恩爱,这种情况他也算习惯了。此时她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那两个符文之上。“咦?爸爸,你要让叔叔和姨姨同时去吗?应该不会这么麻烦吧。”

“他们两个平时很少出门交流,彼此之间也难舍难分,再加上他们管理的事务较为简单,可以暂时交给东府练习处理,此时,也没什么比他们更合适的了。”与白衣女子一同转头看向女儿。这两位神的情况相信女儿也比较了解,她会明白的。

“好了,叫他们来吧。这件事,还要安排一下。”手掌一握,将两个符文抓在掌中,向空中一挥。缩为两个光电的符文随之向上飞升,于空中绽放。

巨大的符文照耀天空,神王域内的诸神皆是不约而同的向着这两个符文看去。神王欲见神王域之人,不会如见诸神君般使使者通告,而是直接如同此符文召唤。其中,于一处光阴相间的玻璃仓内,两神见此符文先是有所诧异,随后便走出舱门,腾空而起直向百癸湖赶去。

神王域常时禁飞,只在特情之下许可,神王召见便是其一。

不多时,云开显明,一棕一蓝两道身影追星赶月般接踵而至。霎时间,已稳稳立于湖面之上,躬身行礼,异口同声道:“见过大人。”

男子起身,双手做托举壮将二神扶起。礼,不可废,也不可过于在乎。他们可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如此快速的赶来已是殊为不易。“你们的速度很快,没有打扰到你们吧。”虽说以他的能力,先前已确认了他们没什么大事。然,这句话本身便具有问候的意味。

“不会,大人之命定是重于那些琐事。见到神后大人同五公主也是在这里,无疑事关重大。”红棕色身影开口应到。他们本就属于神王府,直属于神王,上司有要事,定当尽心尽力。

“确实是事关重大,不过这一次的事可并非一时所能成,一会儿我会让东府暂时暂理你们的事务,如果还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等等。”他们的能力他十分放心,但若是他们不愿,他也不会强求。

时间不短?并且还没办法兼顾他们的本职工作?面显呃然,还有这种事是需要他们做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