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遇淮之

榆阳镇路上,毛毛小雨不停,山路少有行人。

茯苓一路紧赶慢赶,心口处仍旧微微作痛,想想昨夜的事就心有余悸,不知道那个斗篷人是干什么的,跟她无冤无仇,为何?

茯苓越想越害怕,只想赶快回到榆阳镇去,心里一急加紧了步子,谁知脚下一扭,歪歪斜斜的就滑下坡了。

茯苓只想对此刻翻白眼,真不知这一日是怎么了,偏偏这么倒霉,屋漏偏逢连夜雨,出门肯定没看黄历!

这一睁眼却吓到了,不远处草丛里有一个白衣男子,茯苓愣了几下随即清醒过来,她是从小学医的,这种的见多了,不怕!

心下安慰着去将白衣男子翻过来,试探了鼻息缓下心来,还好,还有一口气,这就有救!

白衣男子醒来已是这天半夜,床榻边上趴着一个女孩,许是躺了太久刚一动,女孩就醒了。

女孩一见白衣男子醒了,脸上欣喜,鹿眼星星闪闪的,倒衬得格外好看,连忙去倒了水,“总算醒了,快喝些水……”

姜少白一见这周遭的环境,就知道自己在这女孩家里。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在下长留弟子姜少白!”

长留弟子!

茯苓一听,眼睛能放出光来,以前去茶馆听书,听茶馆说书人讲过,传闻四大仙山,唯长留山最为出名,其次是帝都山、不周山、符愚山。

仙门收弟子格外的严格,茯苓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拜仙门,可是去年榆阳镇的小七哥已经去过了,他那么好的身手都没有通过仙门的测试,何况自己呢。

没想到今日遇上了!

“长留弟子!哇塞,那岂不是可以见到长留师尊,听说长留有个红玉姑姑,她的兵器是一把折伞,这是真的吗!还有还有……”

姜少白微微一笑,带着些无奈,小丫头说了些什么倒是没听清楚了,那眉飞色舞的模样让人哭笑不得!

这小丫头真性子。

“不好意思……我一时激动!”茯苓见姜少白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好默默低下头不做声了。

“长留师尊经常会闭关,不会经常见面,红玉姑姑的兵器的确是一把折伞,这些是真的……还有,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茯苓还是头回见这般温润如玉的公子,说起话来如沐春风,干净的不像样子。

“我叫茯苓!”

两人交谈起话来,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茯苓看在他的伤很重,只好让他早些睡下。

第二日清早,姜少白便起身匆匆告谢离开,并嘱咐茯苓有事即可上长留仙山去找他,这倒是让茯苓激动不已。

一时间历儿山棉音剑的去向,成了四大仙门茶余饭后的闲聊话题,于是乎棉音剑的主人越传越玄乎。魔族之人背后也派人私下去调查。

然而有一人却先到了,或者说他就没走。一路跟着茯苓,打探消息才知,她并没有父母亲,从小跟着爷爷生活,后来爷爷在前几年过世,如今也就她一人了,靠医病救人来维持生计,想必那历儿山一趟,就是来采草药的,历儿山棉音剑问世一事她根本就不清楚。

仙门和魔族都在私下探查,魔族必定会来纠缠,棉音剑认主,茯苓并不会法术,若让魔族带走,不久后的将来又是一番祸事。

银白斗篷从屋内现身,茯苓见到他立马警铃大作,不敢上前。

“你是谁,为何一直跟着我?”

银白斗篷仍旧没有说话,侧着身站,露出那白皙好看的下颌线。

“看你这副谦谦公子模样,为何闯姑娘家里?你再不说我就叫人来了!难不成你想杀我!”

茯苓日后的许多年里,才真真切切明白他背负了许多,是来救她的。

当然,现在不知道,那都是后话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