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女初修仙

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青山绿水空气清新,远远望去烟雾缭绕似仙境。

山林间时不时响起银铃般的笑声,夏日炎炎,人们在梯田里劳作时烦躁的心情也被这声音平复了许多

“哈哈哈…我考上啦!我考上大学啦…”夏初雪如精灵般的身影在山林间穿梭。

飞快的奔跑着,想要将这一好消息赶紧告诉自己最亲近也是相依为命的外婆。

“呦!小弃这是怎么啦?今儿个这么高兴啊?”

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山脚下刨地,突然看见平时不爱说话冷冰冰的夏初雪竟然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少不得问上几句。

今年的收成很好,加上媳妇又给他新添一个大胖娃子,导致今年一整年都是乐呵呵的。

“二伯,我考上复清大学了!”

“啥?你也考上那学校啦?哈哈哈…好,好啊,听说那可是咱国家最好的学校,不行,这就要告诉村长,我们村又有一个文曲星下凡嘞!”

声音尽显淳朴之色,高兴的扔掉锄头,拔腿就跑。

“二伯…”

夏初雪伸手想要阻止,可眼前哪里还有二伯的身影?

一座小山的山顶,山顶是平的,正中间盖了两间石头小屋,和一间泥土墙稻草搭的小房子。

那就是夏初雪和她外婆一直以来相依为命生活的地方。

轻轻地推开破旧而沉重的小门,她手中拿着录取通知书满面红光的走了进去。

外婆一直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考上大学,现在终于如愿以偿,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医生说只要心情好,病情自然就会转好。

“外婆,我…我考上大学了,是国内最好的复清大学,我的分数在学校是最高的,到时候有奖学金,我们也不用为学费发愁了!”

声音急促而轻柔,生怕扰了缠绵病榻的老人。

“弃儿真乖,外…外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床上满脸皱纹眉宇间一片死气的老人,垂死挣扎着想要起来。

她瘦骨嶙峋只剩下皮包骨,和夏初雪一样都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病了20多天,一直浑浑噩噩的,今天终于有一件高兴的事情了,让她感觉浑身多了一丝力气。

“外婆,你要喝水吗?”

夏初雪赶忙将床上的老人扶着坐了起来。

她的乳名叫小弃,顾名思义,‘弃’就是抛弃的意思,被父母抛弃。

外婆没有上过学,没有文化,所以就给取了个这名字。

而大名确是夏初雪母亲离开之前写在字条上的。

“不…我不渴,你的几个舅舅都知道你考上大学了吗?”老妇人虚弱得有气无力道。

“我没有去告诉他们!”她回答的很乖巧。

“你去告诉他们,让三个舅舅都过来,我有话要交代!”

老人这样一说,就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夏初雪顿时吓的眼睛都红了,想要哭,却在拼命的忍耐。

她从小冷心冷血,哭的次数屈指可数,从上小学以后就更一次都没有哭过,而外婆却是她冰凉的心中唯一的柔软和温暖。

“我的心肝宝贝,你可不要和几个舅舅置气,只要你服个软,并保证成才之后绝对不忘记他们,或许你上大学的钱就有了呢!”

老人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那三个儿子,虽然当初已经闹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但到底是亲生的,怎能不想?

或许他们会看在自自己不久就死去的份上,会过来看看吧!

“外婆,我有奖学……”

“快去!就说我要死了,想要见他们最后一面!”

老人不停的催促着,生怕自己熬不过那一口气。

“好,好…”夏初雪哭着跑了出去,录取通知书也被随意的扔在桌子上。

外婆为了将她拉扯大受了太多的苦,也是因为自己,才让几个舅舅和外婆之间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夏初雪几个舅舅的住处距离外婆家并不远,兄弟三人的房子也都是建在比较平缓的山顶,三座山紧挨着。

“大舅舅,外婆快要不行了,你…你快去看看!”她眼泪无声而落,不为别的,只为外婆这一生的劳苦而流泪。

夏老大刚忙完去田里的农作物正在家里休息,突然听到这个惊天消息,身体就像触电似的一个激灵。

“你…你说什么?”手紧紧地抓着夏初雪的衣服,声音顿时变了腔调,带着沙哑。

“外婆他快要不行了,她说…想要见你…你们一面!”夏初雪的声音更加哽咽,几乎说不成完整的话来。

突然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哎呦喂!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没人要的野种弃儿来了,你当初不是说打死都不会踏进俺们家一步的吗?怎么,这就要反悔了?切,还是上过学的文化人呢,真不要脸!”

从房间里走出一位矮矮胖胖的中年妇女,脸上长满了雀斑,看见夏初雪来了,尖酸刻薄的形象展露无遗。

“大舅妈!”

尽管已经好几年过去了,她见到这位大舅妈还是发自内心的害怕。

仍然记得这个大舅妈当初是怎样对待自己的,不许吃饭还要不停的干活,也正是这个原因,外婆才和他们翻脸,独自带着自己另外生活。

“哼!俺可高攀不起,怎么说你都是有学问的人,应该不会忘记自己当初说过的话,要不要俺来提醒你一下?”

大舅母嘴里说着得理不饶人的话,伸手将大舅舅准备给夏初雪的板凳给抢了过来。

“我们两家早就老死不相往来,赶紧滚,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将时间浪费在我们家,否则你连外婆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还有,那老不死的分家时就说过,死活不用俺管,你想要反悔?门儿都没有!”

说完又用那倒三角眼斜斜的看着大舅舅。

“如果你敢悄悄的去看那死老太婆,老娘跟你没完!”

说完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直接走进卧室,脚下被什么绊住,还骂骂咧咧的将东西踹到一边。

“大舅舅?”

“你先去你二舅家问问吧,俺……唉!”

现在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千言万语化为一声叹息。

夏初雪看看大舅舅决心已定,也没再纠缠,转身到二舅舅家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