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女初修仙

大约过一个小时之后。

“弃儿,怎么样?你舅舅……没来是吗?”

老人看见门开了,就伸长脖子往外瞧去,结果没有一个人影。

“外婆,对不起,我…我…”

“好啦!外婆都懂,都懂!”

老人快速掩去眼中的失落,将干裂满是皱纹的手伸到床垫底下,在里面摸索了几下就拿出一块绿油油的玉佩。

玉佩上刻的是一尊玉佛,那玉佛雕刻得惟妙惟肖,就像活了一样,那块玉绿得晶莹剔透,水头很足,在昏暗的光芒下,显得那般耀眼,让人一眼看见就心生喜欢。

它被一根黑色的绳子穿起,绳子被枯槁的老手拿着,玉佩在空中不停的摇曳,来回晃动。

“外婆?这个是…”

老人将那玉佩带到夏初雪的脖子上,慈祥的看着她。

“这玉佩曾是我们夏家祖传的,传女不传男,当初我把这个送给了你妈妈,她离开之前便又给留了下来,当初你还小,外婆怕你不小心给弄丢了,所以一直给保存着,现在…我没有能力供你上大学,你就将这玉佩给卖了吧!”

说完这些话,老人的脸一下子失去了原本的颜色,立马瘫软到床上。

“呜呜…外婆,我不能将夏家祖传的宝贝给当了!不能这么不孝!而且我不是说了有奖学金吗?您不需要担心的。”

她说得轻柔缓慢,似在安抚。

老人满脸的疲惫,还是硬撑着睁开眼睛说道。

“你…如果没有上大学,才是真正的不孝,外婆在天上也不会安息的…奖学金还要交学费呢!你还需要生活费!帝都都是有钱人,外婆不想你被人…看低了去!”

说完这话又开始大喘气,等休息够了,才又艰难的开口说话,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不要…怪你的舅舅们,都是穷闹的,他们…也…要生活…”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听不见接下来的话为止。

“不…不…我还没有孝敬你呢,您不能有事,不能啊!求求你了外婆,快点醒来呀!哇……”

夏初雪哭得肝肠寸断,不停的晃着床上的外婆,以为这样就能够让她醒来。

半晌,床上的老人突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伸出枯槁如老树皮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夏初雪的双臂,发出嘶哑的声音。

“不要走你妈妈的老路,不要走你妈妈的老路,不要走妈妈的老路…”不停反复着说着一句话。

“外婆,你好了是不是?太好了太好了,我这就将玉佩给卖了,我们去医院!”

她说着就想要去院子里拉板车,想要将外婆放上去拉到县城里看病。

可是老人仍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根本动弹不得。

“不要走你妈妈的老路,不要走你妈妈的老路…”眼睛仍旧死死地盯着夏初雪。

“外婆,我答应你,我不会走妈妈的老路,你快点放开我,我要带你去医院!”

脖子上的玉佩既然是祖传之物,肯定很值钱,或许是古董呢,等卖了钱,外婆的病就有转机了。

夏初雪慌乱的想着。

可是当老人在听到她的肯定回答后,手便一下子无力的松开自然的垂着,眼睛一闭直挺挺地摔到了床上,脸上血色尽褪,眼睛紧紧的闭着。

夏初雪伸出颤抖的食指,在外婆的鼻尖试了试。

“嘶…”倒吸一口冷气,就连心尖都在发颤,眼泪无声的流下,似是不敢相信相依为命多年的亲人,就这样没了。

“外…外婆?你快点起来呀,天亮了,你不是说睡懒觉最没出息吗?快点起来,我…我带你去看日出好不好?今天在山上抓了一只野鸡,我这就炖给你吃,你别不理我呀,你说还要享我的福呢……”

没有尖叫,没有大哭,有的只是颤抖的全身和温柔的话语。

“妈,妈!”

外面传来粗矿的声音,那是夏初雪的几个舅舅,他们思前想后还是过来了。只可惜…

三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同时从外面冲进来,那本来就破旧松弛的大门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翻起一地灰尘。

夏初雪不知被谁掀翻到旁边,摔到哪里就坐到哪里,双目呆呆的,就像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无视周围喧嚣的吵闹声嚎啕大哭声,她此时脑海中一片昏暗,感觉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人,孤零零的无依无靠。

她恨,恨自己没有能力赚钱,恨没有早点将这玉佩翻出来卖钱给外婆看病,更恨没用的自己。

她,真的应了那名字了吗?

弃儿!丢弃的弃,遗弃的弃,难道注定要孤独的生活?

炎炎夏日,强烈的阳光恨不得将树上的树叶给晒干,树干上响着刺耳的声声蝉鸣,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下雨了,裸露的地面被晒的有些龟裂。

在这样足以将人皮肤晒伤的阳光下,夏初雪却一点也不觉的热,心中却有种如坠冰窖的寒冷。

“你们干什么?外婆她身上还有温度,不要,不要将她给带走,她没死,还没死呢!”

颤抖着嗓音,手中紧紧抓着抬着老人尸体的板车,眼神倔强的就是不肯撒手。

“你个没人要的野种,就是天降灾星,将我们家给祸害完了,现在有把你外婆克死,竟然还不让下葬,你想让邻居戳我们脊梁骨是不是?”

大舅母扯着尖酸刻薄的声音就上来抓夏初雪,不是纯属想将手给拽掉,而是要去挠她。

夏初雪不管这么多,身上脸上到处都是划痕,可眼睛紧紧地盯着木板车上的老人,手死死地抓着木板车,突起的骨头透过皮包骨的肌肤高高耸起。

大舅母看自己不管怎么打怎么挠都没用,就给老二家的使了个眼色。

二舅母和三舅母同时上前手脚并用的拉住了她,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弃儿呀,你外婆她已经走了,就松手吧,这大热天的尸体臭了可怎么办?要赶紧拉到县城去给火化!”

“你也不要怪我们对你不好,实在是你妈妈太不争气,当初我们为了筹钱给你妈妈上大学,三个舅舅将家底都给掏空了,谁知你妈妈大学都还没上完就挺着个大肚子回来了,死活不说你爸爸是谁,更不愿意将你给打掉回去继续上学,最后甚至生下了你就直接消失……”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